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火影之后土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第四十九章 柱间世界,初次相遇

    在从栗乃给的卷轴中,世界学会了名为“创造再生”医疗忍术。因为写轮眼的细微操作以及阴阳遁的基础,所以世界仅在第一次使用这招的时候就成功了。不过,尽管这招成功的使用了出来,但是它的效率却没有后世的纲手姬那么高,那么熟练。

    看着趴在病床边睡着的斑,世界没有选择叫醒他。在穿好鞋子后,她慢慢的走出了病房。没有选择惊动栗乃,世界悄悄的离开了医疗病患室。开始的时候,脚步产生的震动会使内脏受伤的世界感觉到痛处。但是,随着“创造再生”的不断进行,伤势在世界的操纵下开始不断的恢复。而且,这种恢复还是比较快速的那种。当然,没有肉眼可见的在几秒内恢复那么夸张,但是仅仅在那几分钟的时间内,世界就完成了大半个月才能康复的身躯。

    精神力量来源于大脑的思考,身体力量来源于身体内的细胞。而二者汇聚,创造出查克拉的地方就是丹田。丹田的部位通向心脏,心脏不只是血液循环系统的中枢,更是查克拉循环系统的中心。身体内所有的查克拉都是经过心脏的输送,到达身体内所有角落的。从另一方面来说,身体内的查克拉循环和血液是一样,都是循环式结构。所以,哪里有查克拉不通的地方,那里就是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地方。加上世界用写轮眼拷贝下来的人体经脉、血管图,导致她在走到墓地的时候,身体内的伤势就全部修复了。

    默默地站在新建的墓碑前,世界看着响以及蝰的石碑默然无语。大概过了有一段时间,世界终于从木然的状态中清醒。她此时在森林里漫无目的的走在,走着。走向了连她自己也比知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边,在发现世界从病床上消失之后,斑心急火燎的在周围的地方找了起来。首先,他找的是自己的家中。显然,他没有任何的收获。不过,斑的姿态被宇智波田岛看在眼里,似乎意识到什么的他开始问起了斑相关的情报。在知道世界吐血昏厥之后,田岛也开始有些着急了。于是,他连忙组织了泉奈以及清,向着世界平时去的地方找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世界心事重重的走着,走到了一处河边。并在踏入河水中的那一刻,河水的凉意惊醒了世界的意志。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似乎有些迷茫。“我这是在什么地方”

    “罢了!”世界黯然一笑,也不在乎自己走到了哪里,就这样席地坐了下来。一时间,树林内鸟儿们的鸣叫,昆虫们的嘶鸣,以及那叮当作响的河水充斥着世界的耳朵。这些由大自然谱写而出的乐章,仿佛拥有净化心灵的力量。世界原本迷茫、纠结着的心开始舒缓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!我可以在这里坐下来吗”自世界的身后,一个少年的声音向她传来。

    “忍者吗”来自查克拉感知的力量,世界在他出声的一瞬间就摸清了他的底细。比她要来的弱,这是世界从身后之人的查克拉中,估摸着的判断。当然,真正的强弱还是要进行一次战斗才能理清。毕竟忍者之间战斗的变数是在是太大了,不是说查克拉多,忍术强就一定会赢。

    不过,说了这么多,这也只是世界在身后之人出声的刹那,心中闪过的思绪。只见世界微微一顿,慢慢的回过头,以一副侧脸看向了来人。这是一个和世界她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,短发锅盖头,面容清秀,且不瘦不胖。他上身的里面穿的是一件绿色的正衣,外面披着一件白色的短式御神袍,下身穿着的一条淡绿色的竖状条纹宽松裤。脚上穿着的是颇为凉爽的木屐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!”世界扫了他一眼,发现眼前这个家伙自己并不认识,于是回过头说道:“这里并不是我所有,你不需要询问我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而这边,看着世界的匆匆一瞥,柱间呆了一呆。及背的黑色长发散落在看似柔弱的背部,一身白色的单衣显得极简而素丽。回头的一撇,虽然他没有看清全貌,但是也看了个大概。尽管今天的天色有些不好,但是眼前女孩的肤色依旧显得白稚如雪。水汪汪的大眼睛,一字不差。她的眼睛仿佛真的就像一水一般,平静而波澜微生。再配合其他的五官,一个冷艳美人的姿态已经初具模型。柱间相信,如果再过几年,她的美丽在这世间将没有那个女孩可以匹敌。

    战国时期,男子十六岁成年、结婚是天经地义的事,连忍者也不例外。故而到了十二岁,这个年龄就已经开始对异性产生不一样的情感了。而柱间,在看到世界的瞬间,就被她的美丽所吸引了。并且,心中开始出现了一丝无法磨灭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柱间看着世界呆了一下,随后笑着坐在了世界三米外的地上。一时间,二人没有再度搭话。而柱间这边,他一边看着河水,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注视着世界的侧颜。他能够感觉到,身边这个女孩子又在注意着他。

    而世界这边,在与柱间说完话后,就没有在与他说话了。不过,没有说话并不代表世界没有注意这个同年龄的少年。她的眼光看似注视着河水的流动,其实眼睛的余光一直盯着柱间的动作。“那个家伙,在注视着我。”世界心中暗暗的警戒道。

    二人僵持了一会儿,之后,空气似乎也随着二人的僵持变得生硬起来。柱间似乎先受不了这种气氛,为了缓解这种尴尬气氛,他决定做些什么。于是,他将身边的一块扁石头拿在了手中,掂了一下分量。下一刻,扁形的石头脱手而出。在高速的运动中,扁石拍打着河水的表面,根据物理的法则,扁石在打了几个水漂后,顺利的飞到了河对岸。

    面露喜意的柱间微微的侧了一下头,看着那边的世界。却见世界同样看了他一眼,手中拿起了身下的石头,掂了一掂。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