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我的夫君是黄仙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第四十九章 我恨你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以这样”黄君尧说过,如果一个魂魄灰飞烟灭的话就永远不能入轮回道了,那不是代表这个鬼差要永永远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吗

    ?这件事儿怎么说也不能全算鬼差的错,他每天都要管那么多的鬼,那一个村子的鬼,不可能每一个鬼都能察觉到,就因为这一点小小的失误让他永远不得转世,那不是太不值得了

    ?“你不懂的,鬼差之所以成为鬼差,那都是因为他们都是没有办法投胎转世的恶人,为了惩罚他们,所以才让他们做鬼差的。”判官在这里,我们也就只能在心里面交谈一下。

    ?“多谢顾当家了,这里的鬼差很快就回来上任,至于那八条往生的无辜灵魂我也会让他们先一步脱胎。”

    ?顾风跟那位判官在那边寒暄,这大概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,往生的八个小孩已经没有救了,剩下的不过是一缕孤魂。

    ?“你不是和阎王是朋友吗难道就不可以帮帮他们吗”那些无辜失去孩子的家庭,多伤心,就像小海的家庭一样,怕是日日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?“就算我和阎王是朋友也不至于这样乱用关系吧。”黄君尧有些气氛,他可从来没有说话自己和阎王是朋友,这些都是孟晓玲自己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?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,也只是和阎王打过几次交道,判官和自己关系不错,几个年长的鬼差混的也还可以,但是要说和阎王是朋友,还是有一点夸张的。

    ?“好吧。”不知道顾风跟判官说了什么,判官带着地狱使者压着那些犯事儿的鬼魂,从那个被召唤出来的阿鼻地狱门消失了。

    ?“红鲤!”判官走了,我才有机会到顾磊身边,红鲤早就不省人事了,想到以前没下好红鲤出现的时候,那一次不是意气风发的,现在这样躺在别人怀里,真的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?“没事儿的,回到顾家,我们顾家有专门治妖怪的方法”顾风让顾磊先把红鲤抱上车去,这边这些村民很快就要醒了,不能让村民们看到红鲤。

    ?“她这么冰,我的手都要栋坏了。”虽然这么说,但是顾磊还是照做了,我先带着黄君尧和顾磊离开,让顾风留下来给村民解释。

    ?“黄君尧,你说红鲤会有事儿吗”这些村民也是因为红鲤才得救的,红鲤变成这样,却还要躲避他们,真是有些替红鲤不值得。

    ?“放心吧,既然顾风说可以救,就可以救。”黄君尧读到了我的心思,给我说上天自然看在眼里,红鲤这也算是积德,可以提升自己的修为的。

    ?回去的时候因为死士全部被歼灭了,所以只能我们自己开车,顾磊在车上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?“我说哥为什么你每次出来都那么的阵仗”开两个车,现在顾磊要自己开一个车,顾磊表示很无奈。

    ?好不容易到顾家已经是凌晨了,所以我们留宿在顾家,总体来说除了那些鬼模鬼样的死士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了。

    ?只是我不知道的另一个地方,有人在哪里长夜守候。

    ?第二天一早顾风便派车送我回去,那时候我才知道,原来顾家平时开车的真的不是什么死士啊。

    ?“小玲!”我刚下车,就被熟悉的声音叫住,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,是彭越,他还没有康复,坐在轮椅上。

    ?“你怎么在这里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黄君尧就钻进了我的身体里面,这不是我自己想要说的。

    ?“我等了你好久。”彭越看上去有些憔悴,我不知道他在这里有多久了,但是看上去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?“等我”黄君尧一声冷笑,不过却是从我的嘴里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?彭越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陌生的我,眼里有很多失望,我全部看在眼里哪里,但是我却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?“你昨晚去哪里了”彭越从苏旭哪里拿到消息的时候就忍不住跑到这里,这个曾经有过?他的美好回忆的地方。

    ?“我去哪里,和你有什么关系”我感觉到彭越听到我有些冷漠的声音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错愕的。

    ?“你不要忘记了,我们已经分手了,难道你这是舍不得”

    ?“不是,小玲,我错了,我之前在医院不应该不理你的。”彭越抓住我的手,我清楚的感觉到彭越的身体在颤抖,彭越晕红的眼圈,我想要去拥抱彭越,想告诉他他没有错,所有的错,都是我的错,我就应该本本分分的给黄君尧烧纸人,那样就不会有后来许许多多的事情,但是现在有什么用

    ?“彭越,你别傻了,我现在已经看不上你了。”黄君尧一把推开彭越拉着我的手,嘴里毫不留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?“小玲……”彭越的手被推开的时候我看到了彭越的身体都愣了,僵硬的在半空中停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?“没用的,彭越,我已经认识了新的男朋友,他了不像你这样没用。”说话的时候还用眼睛斜了彭越一眼,这是我之前从来不会做的动作,那是不屑,那是轻蔑。

    ?“小玲……”彭越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?黄君尧转身,我不愿意转身,我想看看彭越,我想要给现在的彭越知道拥抱,我和黄君尧在哪里僵持。

    ?‘孟晓玲,你别傻了,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他对你死心。’黄君尧见我不动,他也没有办法动我的身体,这才在心里说道。

    ?“小玲,小玲!”彭越见我没有走,以为是我在犹豫,赶紧滑着轮椅过来拉我。

    ?“不要碰我,我现在,以后,都不像看到你。”我听到自己哭泣的声音,哭得撕心裂肺的声音,黄君尧也听到了,人不耐烦的推开追上来的彭越,转身上楼。

    ?“黄君尧,我恨你。”我没有看到彭越现在的样子,但是我知道,彭越一定很伤心,彭越是那么的好,而我原本就没我资格面对彭越,现在弄成这样,要我以后怎么办

    ?“你别忘了,你已经答应把自己陪给我了!”大概是觉得我太烦了,黄君尧又搬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?“我知道,我把自己陪给你了,但是我要是之前知道了会变成这个样子,我一定会选择陪命给你。”那样至少我面对彭越的时候是干干净净的,不像现在一样肮脏

    ?“孟晓玲,你什么意思”我没有进门而是躲转角处外面看不到的地方,偷偷的看着彭越的背影,彭越不太会使用轮椅,所以行驶的不适很顺畅。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